2014年05月21日

修复清乾隆珍藏座钟 “故宫男神”走红

  4月3日晚,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了王津,他已回到。谈及自己突然走红,这位气质儒雅的修复师很淡定:“吸引大家的是我手中精美的钟表,而不是我本人。”他还透露,他的儿子也在颐和园修复钟表藏品。工作间隙,他偶尔收到儿子发来微信告急,父子二人还会通过微信钟表修复技艺。

  随着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央视热播,片中那些智慧与匠心并存的故宫文物修复师,竟成为90后心中的新晋“男神”,而55岁的钟表修复师王津就是其中之一。近日,央视纪录频道在重庆举行推介会,“故宫男神”王津、亓昊楠师徒刚一出现,就引起现场观众的热情欢呼,气场不输当红明星。

  4月3日晚,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了王津,他已回到。谈及自己突然走红,这位气质儒雅的修复师很淡定:“吸引大家的是我手中精美的钟表,而不是我本人。”他还透露,他的儿子也在颐和园修复钟表藏品。工作间隙,他偶尔收到儿子发来微信告急,父子二人还会通过微信钟表修复技艺。

  1977年,16岁的王津跟着故宫文物修复厂的老厂长四处参观,喜欢“拆自行车链条”的他被钟表室的马玉良看中,此后近四十年,他每天都在与清朝收藏的钟表打交道。

  在纪录片中,他戴着放大镜、皱着眉头,专心修复一座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,试图让钟顶上小鸡翅膀能随音乐动起来。这座钟表是乾隆的珍藏,除了报时功能,更具观赏价值。钟顶有个“农场”,房屋、农户、家禽、流水活灵活现。刚出库房时,这座钟非常残破,他为自制一个齿轮,耗时一周用小细锉在齿上“找”点,与原件严丝合缝。

  修复8个多月之后,这座钟的每个零件终于都能活动,复原了“小桥流水人家”的场景。这并不是王津经历的最大挑战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他曾参与修复铜镀金雄鸡动物座楼阁式钟,几个修复师傅一起耗时个月,才将钟座上的凉亭、雄鸡、盘蛇、栖鸟修复如初。2010年,他参与修复了钟表大师易斯·罗卡特制造的“老人变戏法钟”,与专家、助手耗时一年才恢复这座古董钟的变戏能——老人手中的豆子、小球变色,小鸟张嘴摆翅。

  片中讲到修表的耐心,王津曾微微一笑,意味深长地说:“干这一行就要坐得住,老师傅说,如果真干不下去了,那就去外面溜达一圈,回来再干。”有观众称赞这是工匠:“印象中的大国工匠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,温暖而谦逊,执著而内敛。这样的品质才能担当起某个职业的脊梁。”王津坦言,还有5年他将退休,经手的钟表能修一件算一件:“故宫院藏的钟表都是精品、孤品,我们一辈子可能只修复一次,碰上了就是,不管花多大力气也要把它。”

  在故宫钟表文物修复展上,王津曾感叹着自己再过几年就要退休,但故宫馆藏的上千件钟表,师徒二人一辈子也修不完。他这次故宫招聘能招来几个本分、机灵的年轻人,趁其还未退休,传授一身本领。

  纪录片热播期间,“文物修复师传承断档”是文博圈内热议的话题,而待遇不高是难以留住年轻人的因素之一,导演叶君拍摄之初就在呼吁为故宫修复师们涨工资。王津透露,他月薪六七千元,如果跳槽去钟表奢侈品店做售后,工资至少翻倍,但他对现状很满足,“主要还是感兴趣,看到一座历史感厚重的钟表,就想亲自把它,等它能走时、能观赏的时候心里特舒坦。”

  王津一家与故宫有不解之缘,他的爷爷曾任故宫图书馆馆长,小时候,他常来找爷爷玩耍,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。爷爷教育他说:“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属于公家,你不能拔一棵草、摘一朵花,不能对这里的任何东西心怀觊觎。”这样的家训对他后来的工作大有裨益,即使面对价值连城的珍品,心中也波澜不惊。他也这样要求徒弟:“干我们这行不能有贪念,手脚不干净绝对不行。”

  如今,修复钟表的绝活儿在父子之间传承。儿子3岁的时候,就曾目睹王津修复钟表的样子,于是一发不可收地爱上机械,长大后把家里的电器拆了又装。他的儿子大学毕业之后,应聘到了颐和园修复钟表藏品。晚上回家,爷俩各自讲述自己的修复,PK如何破解技术难题。儿子修表如遇到困难随时求助,王津迅速画出草图,并发送几条语音说明,微信指导儿子修复。在他看来,儿子能够子承父业,是他最大的欣慰:“修钟表是个‘非遗’项目,决不能砸在我们这代人手里!”华西都市报记者曾洁

  3月25日,记者曾在故宫博物院和王津有一面之缘。中午12点,他刚送走一拨记者,趁午休的空当领着记者参观钟表馆。他的双手非常白皙,手指修长,散发着淡淡的煤油味儿。他不好意思地解释:“出门前用香皂洗过手,但是没办法,几十年泡在煤油里修钟表,这味道怎么也洗不掉。”

  钟表馆陈列120多件钟表,大约三分之一经他修复,还有不少钟表修复好了直接放进库房,等待下一次大展时与观众见面。站在2.44米高的铜镀金雄鸡动物座楼阁式钟前,他自豪地介绍:“钟表演示的时候,音乐响起,山石间水法转动似瀑布,楼顶塔还可重复升降,美不胜收!”

  平日里,王津大多在钟表室埋头修复,极少到钟表馆参观陈列的藏品。短短半个小时的参观中,他细心眼前藏品的奥妙和修复背后的不易,越来越多的游客围过来蹭,也有人在悄悄交流纪录片中修复钟表的片段。一个女孩拿出手机反复对比,这才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询问:“您是王津师傅吗?”他回报一个温和的微笑“我是”,对方立马变得熟络:“我在纪录片中看过您,您修文物的时候太帅了!”

  游客偶遇男神,自然不会放过求合影的机会。一对来自广西的母女参观钟表馆时,母亲正拿着手机给孩子修复师的故事,一抬头,王津迎面而来。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得到回复确认之后,这才说出合影的请求,王津都好脾气地一一应允。

  纪录片热播之后,获封“网红”“男神”的称号,王津常常被人认出来:“我原本就是个修钟表的师傅,后来坐公交车上下班的时候,有次被俩年轻人认出来,他们一直望着我笑。这次去重庆的飞机上,空姐也偷偷问我是不是王师傅。”他对观众的热情表现得很淡定:“吸引大家的是我手里的钟表,而不是我本人。可能大家此前很少关注钟表修复的过程,这部纪录片让更多的年轻人感觉新鲜、神奇,他们开始关注文物修复,这是一件好事!”华西都市报记者曾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