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家有一座造型古朴的老座钟,此钟做工精细、造,长方形古铜色外壳的“U”字形顶端,有三个线条分明的棱角,钟盘上镶嵌着古罗马数字。镀金钟摆下端镶嵌着精美的花纹图案,钟壳内有该钟的出厂商标,圆形商标图案上端拼写的字母为“CLOOMEDAL”,中间标出的字母是“ LIND—DCHINE”,最下端半圆形的阿拉伯数字是1902。很显然,这个座钟问世至今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了。

  提起此钟,还有一段不寻常的来历。上世纪20年代,祖父经常去济南山水沟一带赶集。一次,他在集上闲逛时,无意间在一小摊前发现了此钟。卖者声称家中急需用钱,要价仅为两块大洋,祖父当即在附近朋友家借了钱将此钟买下。其实,祖父当时既不谙收藏,也不晓得此钟产自,只是看到此钟造型美观大方、做工精细,产生了购买兴趣而已。此钟报时准确,摆动清脆悦耳,每月上弦一次,且十分泼辣耐用,不像其他钟表那样娇贵。几十年间,此钟虽磕磕碰碰无数次,但都安然无恙。即使在兵燹战乱时期,颠沛的祖父也未曾将此钟轻易抛弃掉。

  上个世纪50年代初,我们街上有一个以收购旧钟表怀表为业的生意人,来我家串门时,看到条几上摆放着的座钟,便要收购,被祖父婉拒。不曾想,1995年我们家搬迁之后,有一天,父亲竟然与这位年近八旬的收钟表的生意人又不期而遇。其在我们家与父亲寒暄时,仍然不离本行——特意问起老座钟是否还存在,当父亲指着座钟让他看时,他左看右看连声赞叹,并为此钟能保存到现在感到惊奇。

  前些年使用时,父亲隔一阶段就给齿轮滴几滴油,隔几年送往钟表店擦一次油,座钟照走不误。座钟虽老,但钟内的发条却似乎永远焕发着勃勃生机永不停歇。如今,这座老钟虽然早已被石英钟代替,但只要上几把弦,钟摆便会发出清脆声响,照走不误。那声音仿佛在向主人诉说着自己辉煌的历史和不凡的身世。(胡安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