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老座钟----东方烟草网

  “当当当……”这是我家那座“三五”牌老座钟整点响铃的声音。37年来,时光在它的“当当”声中悄然流逝,留下一段段难忘的记忆。

  1980年春节前夕,恋爱一年多的我与妻子花了1元钱工本费领了结婚证,开始筹备婚礼。父亲托人在木材公司买了许多木料,车间里的铁哥们帮我找木匠,按上海最流行的款式打制了双人床、高低柜、大立柜、写字台,共计做了“28条腿”的家具。我又购置了“永久”牌自行车、“上海”牌手表、“蜜蜂”牌缝纫机和“红灯”牌收音机,这“三转一响”全是当时最时尚的品牌。当“28条腿”家具和“三转一响”摆进那间16平方米的新房时,引来了邻居们羡慕的目光。

  结婚前,我带车间同事参观新房,大修班一个叫周建华的小兄弟说:“如果在高低柜上摆个‘三五’牌座钟,那才真叫绝哩!现在上海人结婚,‘三五’牌座钟是必备之物。”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直奔各百货大楼,可所到之处根本没有什么“三五”牌座钟。情急之下,我找到一位业务员叔叔,向他询问“三五”牌座钟的事。他告诉我,上海产的“三五”牌座钟在许昌地区没有货,但郑州有调拨计划,可能有卖的。于是,那个周日,我坐火车赶到郑州,却被告知郑州也没货,我只好作罢。虽然座钟没买到,但婚礼还是在春节前如期举行了,只是新房缺少了“三五”牌座钟,成了我一个小小的遗憾。

 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,越想得到它。春节后上班,我找到周建华,让他托他的父亲去上海出差时帮我买个“三五”牌座钟。一个月后,周建华的父亲从上海买回了一个样式新颖、带日历的座钟。座钟的价格是56元,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6元,虽然价格不菲,但能买到这个“宝贝”,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我们家发生了很大变化,住房、家具、家电都在不断更新。几次乔迁新居,结婚时“时尚”的家具和“三转一响”都随着时代变迁而消失,唯独这“三五”牌座钟一直守在我们身边。它发出的“当当”声,让我回到过去,细细品味生活的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