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研制生产反光材料 陆亚建追光之一片通明

  他没上过大学,可不怕文化低,登攀不畏高,带领团队在小乡镇“放了颗大卫星”,创出了“通明”牌反光膜,公司也成为国内反光材料的龙头企业。

  打小时,陆亚建就读过《》上记载的夸父逐日的故事:“夸父与日逐走……道渴而死,弃其杖,化为邓林。”这个故事在他幼小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夸父逐日着人类生生不息的追光之魂,至死向上的执著之梦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长大之后,他也做起了追光之梦,了追光之。

  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,陆亚建放下锄头,来到镇上(时为常州市武进县邹区镇)一家主营农机配件的企业工作,担任会计,后当财务科长。当时,这家乡镇企业经营不景气,一年只有三个月有活干。厂长便想转型发展,得知有一种用于交通安全的反光材料,在夜间或光线不足的情况下,其明亮的反光效果可以有效地增强人的识别能力,看清目标,引起,从而避免事故发生,减少人员伤亡,降低经济损失,而这种反光材料国内奇缺,市场前景看好。他决心研发制造,成立了常州通明反光材料有限公司,让头脑活络的陆亚建加入其中。

  反光材料属高科技产品,生产工艺要求极高,不是一般乡镇企业能够掌握得了的。厂长便借梯登高,高薪聘来外省一家劳动研究所的3名技术人员,辛苦研发3年,花了800多万元,虽然攻克了不少技术,但最关键的技术瓶颈让他们无法逾越。3人无法面对现实,一天凌晨悄悄地不辞而别。厂长脸上写满失望,生出感慨:使了大力,连一个小屁也没放出来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他没打退堂鼓,想起专家临走时撂下的一句话:“这个项目如果还能的话,只有陆亚建还可以试一试。”是啊,能的不一定是外来,本地就有啊。他把目光瞄向了陆亚建,这个年轻人,聪明伶俐,敢作敢为,且知识很广博,懂电子,熟悉电机的运作原理,能用最基本的原材料组装电视机,制作电动机。他经历丰富,当过兵,有军人的果敢与毅力;做过赤脚医生,有医生的细致与责任;任过会计,有财务工作者的敏锐与周密;参与过管理,有管理者的高屋建瓴与仁者胸怀。厂长开了口:“亚建,你来挑这副担子怎么样?”

  这是个“烫手山芋”,接还是不接?陆亚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。之所以沉思,一是这反光材料研发确实难,专家们的研发与实验,他全过程参加,个中的,酸甜苦辣全部领教过。二是闲言杂语也时不时地袭来,连专家都做不了的事,岂是你这个高中生能干的?三是一些亲友也不怎么支持,当会计多风光,有职有权,吃香喝辣,若趟了反光材料这一深水浑水,弄得不好,不是呛水就是溺水。

  陆亚建眼光高远,对这些问题,他当然想过,但他想得更多的是: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,交通市场的前景将会更加广阔,尤其是用于交通安全的反光材料,需求将会成几何级倍数向上增长,谁先在这一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,谁就占领了这一经济领域的制高点。然而,这种反光材料却全部依赖进口。被人家牵着鼻子走的日子是不好过的,这空白一定要填,且一定要有人来填。别人若能,自己为啥不能呢?何必让患得患失来捆住自己的手脚!他决心要像晋人陶渊明在读《》诗中说的那样:“夸父诞,乃与日竞走”。

  当然,陆亚建不是夸父,不可能倒在干渴的上,因为他有强大的后盾,有很多人的支持。

  有位哲人说:“根看果实不过是一小段距离,只有果实知道,那是多么长的!”事非经过不知难,当自己挂帅的时候,陆亚建才真正领略到研发反光材料之难,他要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!

  反光材料是多学科的新型光学材料,不懂就学。在农机配件厂,有间20多平方米的小屋,很多人都知道,那是陆亚建学习和攻关的地方。

  床头的墙上,陆亚建手书了这样一副对联:“有志始知蓬莱近,无为总觉咫尺远。”

  多少个节假日、双休日,家人和朋友都见不到陆亚建的身影,人到哪儿去了?原来,他伏在小屋的桌上啃书呢,这一啃不打紧,整整啃了8年。

  陆亚建学习,除了用脑,还用腿。当时,上海的技术力量全国,他跑遍了相关的十多个研究所,不知查阅了多少资料。他坚定一个,专家是学来的,不是天生的。

  一本本地读书,一次次地试验,凭着一股不服输的拼劲、钻劲、韧劲,陆亚建和他的研发团队解决了一道道难以想像的技术难题:玻璃微珠的均匀抹布;材料的物理化学性能匹配;微米级聚焦层高精度涂布;微米级聚集层同心圆反光曲面的反光工艺……

  拨开浮云,终见天日。在历经上千次的试验和失败后,陆亚建8年磨一剑,终于在2001年成功研发了中国第一代反光膜,被誉为“国内领先、国际先进”。一炮打响,使中国成为了继美国、日本、韩国之后第4个拥有此技术的国家,为国家节约外汇和采购成本数十亿元。

  陆亚建初试啼声,就一声脆亮。2001年公司成立取名时,他集思广益,斟酌再三,最终定名“华日升”,意味着“通明”牌反光膜不仅在夜暗中通明,还要像东升的华日一样,不断生辉,永放。

  当“通明”牌反光膜荣获“中国驰名商标”称号时,他没有自满,而是说:“一时领跑并不难,难就难在要一直领跑。”他要在“一直领跑”上下功夫。

  当武进区、常州市给他诸多荣誉,尤其是在被评为“中国民营企业十大杰出创新人物”、荣获“江苏省劳动模范”的称号时,他没有自喜,却说:“工作是大家做的,成绩只能说明过去,我要着眼于未来!”

  当年美国等相关企业垄断反光膜时,趾高气昂,肆意抬高价格,卡中国人的脖子。当得知华日升反光材料公司取得了显著,企业老板便放下身段,千里迢迢来到公司洽谈,说要高价收购。这回轮到陆亚建抬高身段了,一口回绝,他要把华日升做大做强,要“赶超国际水平、争创世界一流”。

  创新,推动着华日升蓬勃发展,生辉不息。10多年过去了,华日升公司生产的反光膜已从一代升级了4代,工序从最初的15道减少到了5道,材料也由水性转变成油性。至于衍生的产业链和下游生产企业,那就更多了,公司已被美国、日本等知名老牌公司视为强大的竞争对手。如今,蒸蒸日上的华日升公司占地350亩,总资产达15亿元,年产系列反光材料2000多平方米,90%用于交通安全领域,相关行业使用华日升反光材料占国内市场的60%,产品销往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“快马加鞭未下鞍”。华日升公司在陆亚建的带领下,正以崭新的姿态,面向未来,奋力攀登,力争再登新高地,发出新。(黄忠金 裴义红)